倉頡之友 .自學倉頡輸入法
主頁 | 最新消息 | 自學課程 | 倉頡字典 |
倉頡平台2022 | 論壇 | 網上輸入法 |
Unicode九萬漢字 | 聯絡 | 捐助本站

初窺徐碼的感想 看全部

本帖最後由 Ichirou 於 21-1-2021 01:59 AM 編輯

因爲〈嘸蝦米是一種有國際觀的輸入法嗎?——論輸入法的簡繁通打性能〉這篇好文,看到徐碼在避重碼上還略勝倉頡一籌,於是査看過徐碼一點資料。徐碼敎程公開和完備,值得稱許,可見:https://www.xumax.top/

可惜的是,徐碼採用類似鄭碼的雙字根(主副根)設計,要記住逾350個字根已經要成本,還要再記得它們的兩個鍵,難度就更高了。就算學會拆字根,但怎樣去正確輸入那個字根比較複雜,第一根爲主根或副根都有不同法則,甚至輸入主根第一碼後,要先輸入副根兩碼,才再輸入主根第二碼。雖說是爲了避重碼,但如此輸入太不直線。而且副根多用音託,始終變成了非懂官話北語不可,對各種漢語不公。

綜合來看,徐碼確實在設計時已好好考慮到重碼問題,有認眞謹愼的全盤規劃,可以單以一般法則(不採用簡碼或特途原則)就避重碼,而且有同時考慮大陸宋體與台灣明體字形,這些地方(至少是其考慮點、顧及點)都是可取的,如果字形支援以傳承字形爲主(畢竟它才是各漢字地區通行的最大公因素字形),再兼容大陸台灣等地的手寫或敎育寫法,則還會更好。不過字根數量、大小、拆字方式仍跟鄭碼、五筆王碼相似(尤其鄭碼),雙字根設計還可以說是直接來自鄭碼,既繼承了鄭碼的優點,也繼承了鄭碼的缺點。以學習成本來看,遠遠高於倉頡。而倉頡的避重碼表現雖不及徐碼,但已相當理想,平衡了學習成本。

順帶一話,徐碼宣傳的那八字,用倉頡也能輕易拆字和輸入,見ArthurMcArthur的輸入示範
朱邦復先生曾言,要減低重碼率,設更多規則是難免的,但規則變多、變複雜的話,又會令思考時間變長,取碼緩慢。對輸入法而言,完全傾側於一邊都不行,需要取得平衡。

倉頡對漢字字形規定比其他輸入法嚴謹,會分字首字身,但這其實是漢字本身的特點,按着同一思路即可,個人絕不過得過於複雜。

相比之下,五筆按字的上下形、左右形等補識別碼,也利用到漢字特點,但卻變成依形拆根以外的操作,變成要兼具兩種思路,比倉頡複雜。鄭徐二碼的雙根,有時取一鍵,有時取二鍵,有時甚至取三鍵,又是依形拆根以外的操作,也變成要兼具兩種思路,不是簡單地記住這字根是哪兩或三個鍵名就行。

而徐碼還有「音託」問題(雖然官方力陳它不是形音碼,說一大堆辯解①,但其音託之音基於官話北語是事實,這已對其他各種漢語族語言不公),以及同一字根的首碼與次碼分開打,取「ABba」(第一根的首碼、第二根的首碼、第二根的次碼、第一根的次碼)和「ABZa」(第一根的首碼、第二根的首碼、末根的首碼、第一根的次碼)之類,比鄭碼複雜得多。

①徐碼官方這樣說:「……而每个副根小码绝大多数是字根的声母,非常好记,个别用韵母,比如 匕 Vi,小码是 i,如果小码是韵母,字根图上则用红色标注,以便区别记忆。注意这里的小码仅仅是音托,并不是意味说徐码就是所谓的形音码,一些人不明就里,见之弃若敝履,其实真正的形音码比如现代五笔与希码等,它的最后一码都是整个字的音,假如是一个生僻字,用户不认识不知读音 就没办法,但徐码则不同,它本身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了七八万的大字集,而每个字根的小码都是事先规定好的,小码仅是音托,它的实质内涵其实和郑码的位码(即小码)相同,本质上都是每个字根的名字而已,只不过郑码副根小码是依字根的某部分或笔画特征取名,而徐码副根小码是依字根读音取名,山人副根小码则形音皆用来取名。形式异,实则内涵同。」可見徐碼官方覺得,要取整個字的音才有問題(生僻字不懂唸),只取字根的音就沒有問題。但其實,只要涉及到取字音,就立即把輸入法局限了,變成只爲操那種漢語族語言的人而設。漢語族語言有這麼多,學習形碼的一大要因,就是希望跨越各種語言的語音差異,只公平地按形取碼。一涉及字音,就馬上把這語音差異問題拉進來,這問題就不可能以這種辯解擺脫。
完全不覺得這番評論有什麼道理和參考價值。只用褒義話說倉頡,即使是倉頡不好的地方也說得“情有可原”。相反,只拿貶義話說別的輸入法,而很少全盤考慮別人設計的初衷。字裏行間充滿了立足於倉頡輸入法的排他性,實在爲樓主不取。要說什麼嚴謹、科學性,每種形碼輸入法都能拿出一點來說,又都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,這沒得比,也不用以此來標榜,倉頡尤其如此。要說輸入的方便性和效率,倉頡輸入法更沒什麼可得意的。
平心而論,只有抱着開放的心態,努力學習和實踐過一種輸入法,纔有資格去評判和比較。看樓主的言論,只是讀來一些隻言片語或使用一些道聽途說,對徐碼、鄭碼、五筆的認識都只是停留在表面上,實在不覺得有什麼對的地方。每個形碼輸入法都有被初學者、旁觀者看不慣或不適應的地方,但我們要看到的是,這些輸入法的特點、特色和最大的優勢,而爲了取得這些優勢,他們難免會在一些小的地方遺留一些“短板”。你是只看準這些小的“短板”而放棄那些大的優勢呢,還是爲了取得那些大的優勢而接受這些“短板”呢?如果你願意接受,那麼“短板”其實就不是“短板”了。如果認真學習和使用過一種形碼,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。對於倉頡輸入法,我也有好幾年的學習和使用了。我不覺得倉頡比鄭碼、五筆、徐碼在科學性、效率上有什麼優勢,甚至還有很大劣勢。倉頡的規則多、效率低,這是衆所周知的。“剪字法”也不能說合乎漢字本身規律吧。“字首、字身”也不是漢字本來就有的東西。相比之下,熟悉了鄭碼、五筆、徐碼之後,打字效率會很快,這是很多人願意學習他們的原因,尤其是五筆。我本人是幾年的倉頡用戶了,對它沒什麼仇恨。說這些也只是公平地比較一下。覺得倉頡用戶沒必要爲了宣傳自己而抹黑別人,就像倉頡用戶一直討厭別人抹黑自己一樣。孔夫子說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
如在下過去所言,比較輸入法,一來並不是要其他人放棄、轉投甚麼的,二來並不是爲攻擊。就算我指出了有某些優點缺點,仍然希望不同用戶各適其適,中間不涉及任何仇恨。

不過,有一些東西,的確可以從一些客觀的原則說上比較好或比較有問題,這對深入硏究輸入法,日後改善設計或促進新設計,都有幫助。

我提出來,自問只是對事,沒有超出這些範圍,沒有作明顯主觀的、不以具體事情出發的攻擊,沒有任何抹黑別人,也不是爲宣傳。實在不明白樓上的孫網友爲何多番以針對在人而非對事、以誅心口吻來回應,而不是聚焦一些在下以具體例子或情況所提出的問題。

在本帖,在下談的主題是徐碼,以具體例子或情況,提出了三點問題:
1. 字根設計比較複雜,有逾350字根並且使用雙碼,學習成本高,不夠直線。
2. 字根的音託問題,並非如官方所言的事小,對官話北語以外的漢語不公平。
3. 字根首碼與次碼分開打,比同爲雙碼的鄭碼複雜。

在下具體地指出這三點,孫網友卻完全無視。接下來說一大堆別的,包括對我個人的猜度、攻擊,包括我發言中根本沒涉及的甚麼科學性效率性。客觀而言都是離題。

孫網友又稱「如果你願意接受,那麼“短板”其實就不是“短板”了。如果認真學習和使用過一種形碼,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。」若是如此,世間上任何東西也都沒長短之分,人類文明和生存也不如混沌。然而我們立足中文事實,的確有一些量度點可以用,比如形碼是否能盡力做到不涉音,或者以對各種漢語都公平的方式去牽涉。

而且,孫網友自己也對倉頡作了一些「我覺得」式的比較,去宣稱倉頡「有很大劣勢」而鄭碼、五筆、徐碼並非。孫網友即使說他對倉頡沒什麼仇恨,但亦足見不能用他自己提出的尺繩去量自己。況且用「我覺得」這種訴諸主觀的方式,而非事實擧例或論證,不見得就比較高明。而孫網友的一些論點,其實在別的帖裏在下也詳細探討過,比如:

- 把漢字裁剪成若干部件,把同一筆斷開,不能說不合乎漢字規律。文字學家剖析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時,也往往要這麼做。
- 漢字九成以上是組合字,由兩個或以上的部件組成,獨體字只佔很少。「字首、字身」的確符合漢字的客觀構字現象。
- 效率並不等同於打字速度,也包括學習速度等指標。
- 若單說速度,有客觀的輸入法競賽,不用訴諸個人。
- 我也沒有說過倉頡規則很簡單,但跟以不用怎麼選字爲招來的各種形碼比,也不算特別複雜。

凡此種種,都另有帖子討論過。孫網友要討論的話,最好當然是回到適合的帖子裏,再不然另發新帖也並非不可。然而,跟主樓完全離題去說這些,說的時候又缺乏詳細的論證論據,這樣對理性討論太不方便了。如果本帖還會接着有討論,希望不要離題下去,能改往適合的帖去討論這些跟頂樓所言無關的點。
1234.. 6下一頁